?

春節檔票房明漲陰跌 票務平臺壟斷導致服務費上漲?

標簽: 在線服務在線購票 來源:藝恩網作者:queenie2019-02-20
本文為藝恩網原創專稿,尊重作者版權,轉載請注明出處及作者
[摘要]

所以,真實情況是今年春節檔票房比去年下降了,這也是近年來,春節檔去服務費票房首次下降。

按照官方口徑,今年春節檔全國電影票房為58.4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2%。實際上,如果扣除服務費,今年春節檔票房應為54.5億,而去年春節檔扣除服務費的票房為54.6億。

所以,真實情況是今年春節檔票房比去年下降了,這也是近年來,春節檔去服務費票房首次下降。也就說,今年春節檔票房明面上的增長完全來自于服務費的增量。

春節檔服務費比去年高9000萬,單張影票服務費高達30元

藝恩數據顯示2019年春節檔總服務費收入為3.98億,而去年僅為3.09億,今年相比去年增加了9000萬的服務費收入。在觀影人次減少的情況下,服務費還增加了,毋庸置疑,單張電影票的服務費增加了。

藝恩數據顯示,2017-2019年春節檔每張票的平均服務費分別為2.09、2.13、3.04元,2019年相比2017年增長了近1塊錢 。

平均值也許看起來并不驚人,但是如果我們看一些個案,就會發現服務費亂象。在微博上隨便搜索電影、服務費的關鍵詞就能看到全國各地網友曬出的票根,服務費從幾元到幾十元不等,最多的甚至高達近30元。這一方面說明服務費價格高,另一方面也說明,不同地區,不同影城,乃至不同影片的服務費極為不統一。

網友曬出在某票務平臺分兩次買的5張電影票,總價和服務費各不相同。

 跟票房一起下跌的還有觀影人次,2019年春節檔相比2018年同期減少1500萬人次。人次的減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高票價。

早在去年9月份,曾傳言有電影發行新政策推出,其中包括對在線售票平臺的手續費限價。具體內容是第三方線上售票手續費不高于2元(原來通常是2-5元不等),其中系統服務商收取1元,網絡售票平臺收取1元,院線、影投不得參與分配。目前看來,這一政策并未推行。

不過,對于這種亂象,在線票務平臺也叫屈。據知情行業人士透露,很多票面顯示的服務費都是影院在系統里自己改的,并不是平臺收取的。比如特種制式廳、VIP廳等等,影院都能在票務系統里修改。第三方平臺跟影城簽訂的協議服務費不會有這么多,特別是那種幾十元的。用這種方式可以逃避分賬,全都放進了影院自己口袋。

票務平臺雙寡頭帶來的權力博弈

在經歷了2014-2016年的群雄爭霸后,在線票務市場不斷洗牌,最終形成了貓眼、淘票票雙寡頭對立的局面。2012年時,在線購票率還不到兩成,到如今在線購票率已經超過了90%。在線票務平臺膨脹的話語權,引發了市場的不滿情緒。幽靈場、鎖場、退票門等一系列暗箱操作被扒出,“《后來的我們》退票門”事件更讓貓眼被推上了風口浪尖,正常改簽說、黃牛囤票說、地推刷票說、競爭對手下套說,各種解釋層出不窮,真相最終也沒有定論。貓眼招股書顯示,2018年上半年,收入為18.95億元,虧損2.31億元,調整后虧損1560萬元。就在今年除夕,貓眼終于成功登陸港交所,但卻在短短半個小時大跌4.05%,市值縮水5.87億元人民幣。

高企的服務費進一步揭露了票務平臺與影院之間的矛盾,在票務平臺高出票率的影響下,影院自有會員體系全面瓦解。影院一方面失去了會員,另一方面也失去了對現金流的掌控。此前就有影院經理曝出,票務資金被某票務平臺“扣押”十幾天、甚至幾十天才是常事。此前《后來的我們》的退票事件正是票務平臺與影院矛盾的一次集中爆發。與此同時,影院也各出奇招,如前文所說,影院也通過自己修改服務費的方式,逃避分賬,導致票價越來越高。最終受害的還是觀眾。

提高服務費對用戶的傷害是顯而易見的,今年春節檔流失的1500萬觀影人次已經敲響警鐘。如果服務費無序繼續增長觸到監管部門紅線,預計限制服務費的政策將不日出臺。

編輯:queeni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吃草吃l内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