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為什么需要“下飯劇”?

標簽: 電視劇網絡劇題材 來源:看電視作者:喵七2019-06-17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以劇下飯”這種模式已成為年輕人生活的標準配置

雖然“吃飯不許看電視”的諄諄教誨還縈繞在我們的耳邊,但不可否認的是“以劇下飯”這種模式已成為年輕人生活的標準配置,“下飯劇”早已應運而生。

不同于普通的觀劇模式,下飯劇本就是一心兩用的產物,觀眾的注意力較為分散很容易就接不上劇情,因此如何選擇一部適合的下飯劇成為了擺在觀眾面前的一大問題,不少觀眾常因找不到合適的下飯劇而苦惱。那么什么樣的劇集是“下飯”的最佳選擇呢?

“美劇”系列

美食、美景、美人

用餐的時光對不少人來說都是一天之中較為輕松的時光,為了保持這份快樂的心情,“美劇”系列成為了觀眾下飯劇的首選,通過欣賞美的事物獲得美的體驗增加心情愉悅值。

曾有網友評價《舌尖上的中國》第一季,“看《舌尖》吃飯,吃白米飯也很香。”美食紀錄片有這樣的功效,美食劇也是如此。

美食劇中影響最為廣泛的當屬日本的治愈系美食劇,如《深夜食堂》《孤獨的美食家》等劇,不僅在原產地有很高的關注度,在中國也收獲了不少影迷的支持。

這些劇集將美食作為主題,在故事中常以視聽盛宴的形式展現其制作過程,多以特寫鏡頭展現其精美裝盤后的成果。

《深夜食堂》中就常出現章魚形狀的煎香腸、鮮嫩的玉子燒帶給觀眾視覺的享受,輔以聲音的刺激,如煮泡面時咕咕直響的水聲、煎牛排時吱吱作響的聲音。這些極富生活氣息的場景感染力極強,仿佛觀眾也成為來到深夜食堂的顧客。

美食符號的世界通用性讓觀眾能夠被此吸引,以視聽刺激引發通感效應,似乎自己也能吃到美味的食物;且由于文化的差異性,日本料理與中國觀眾之間還存在適當的審美距離,美感態度也因此能夠保留。

《深夜食堂》中的顧客在用餐前常會虔誠地說一句:“我開動了!”,這雖是日本的普通禮節卻凸顯出食物的神圣性,日本人對待日常生活虔誠的態度對中國觀眾也有一定的啟示意義。

治愈的主題賦予故事內容更多的人文關懷,不愛說話的老板更像是主持人,形形色色的食客才是這家店的主角,他們在這家溫情小店中卸下自我防備,暴露出真實的自我。在這里以食物為友傳遞著普通人之間的真善美,展現出濃濃的溫情色調。

客觀看來,深夜食堂中大多數食客剛開始的生活并不那么順利,而在深夜食堂這個溫暖的場域中達成了人與食物、人與自己、人與人以及人與社會的和解,結局時多以主人公生活圓滿為故事畫上句號,以此表達出治愈的主題。

在“美劇”系列中與美食劇并駕齊驅的當屬甜寵劇,以高顏值演員、糖分滿分的劇情以及輕喜劇的氛圍吸引觀眾,如近期熱播的《我只喜歡你》以及《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

兩個故事都采用元氣少女與高冷學霸的搭配,分別以從校服到婚紗以及夢幻校園戀情為主題傳遞出滿滿的幸福感,且故事整體呈現輕喜劇的氣氛,臺詞幽默有趣讓觀眾不經意間就被逗笑。

甜寵劇的“美”不僅在于演員的青春陽光,還在于拍攝的場景也很明媚,如《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中對校園生活場景的展示。

且甜寵劇人物關系明了、劇情簡單,即使斷了一段劇情也沒有造成太多斷裂,較為契合了觀看下飯劇時注意力不集中的觀劇場景。

情景喜劇

“最佳下飯伴侶”

5月6日環球網的官方微博發布了一則讓網友推薦下飯劇的微博,《搞笑一家人》《炊事班的故事》《家有兒女》等經典情景喜劇都是高贊回答。

這一類的劇集大都屬于年輕觀眾的童年神劇,觀眾對劇集內容較為熟知,每集之間聯系不算太緊密,多為一個較為獨立的故事,且時長大多二十多分鐘一集與用餐時長相契合,同時全劇篇幅較長,動輒幾百集的體量,足夠充當一段時間的下飯劇。

國產情景喜劇中以《武林外傳》《炊事班的故事》《家有兒女》等具有絕對的號召力,美劇中《老友記》《生活大爆炸》等在中國也具有超高的人氣。

在韓劇中也有一些家庭情景喜劇在中國很受歡迎,且近期由于羅文姬女士“混吃等死”的喪氣表情包在網絡廣泛傳播而引發了中國觀眾的懷舊熱,觀眾又成為了《搞笑一家人》中的“金范”。(長期寄宿在羅文姬家的敏浩的朋友)

這部韓國家庭情景喜劇以住在首爾的李順才一家人的生活為主體,每個角色都是典型的生活人物,既有自己的閃光點又有一些缺陷,比如爺爺這一形象既是家庭權威的代名詞又是一個可愛善良的小老頭。

不同于中國家庭劇對倫理關系的重點表述,韓國的家庭類劇集對愛情主題才是重點觀照。劇中幾對人物的愛情線都值得細細品味,比如爺爺奶奶之間雖然吵吵鬧鬧幾十年卻是彼此最溫暖的港灣;李俊河和樸海美本是一氣之下的婚姻卻沒想到能如此幸福;敏浩與尤美之間初戀的美好。

相比其他幾對的幸福,申智、李民勇、徐敏靜與李允浩之間的四角戀顯得更加揪心,這四個人之間的感情線一直貫穿劇集始終,引發出一系列有笑有淚的故事。

除了經典情景喜劇以外,短視頻的興起也帶火了段子劇這一小微型的情景劇。這類劇集敘事風格碎片化,但劇情又相對完整,幾分鐘就能講述完一個小故事。

早期的大鵬、萬合天宜團隊創作的內容比較無厘頭,以出人意料取勝;短視頻平臺up主分享的個人創作視頻題材多樣化,風格帶有明顯的個人特色,如今視頻平臺也在積極探索這一領域,用專業團隊優化段子劇內容創作,如愛奇藝推出的《生活對我下手了》以及《導演對我下手了》。

喜劇風是段子劇中最常見的類型,目前最為突出的又可下分為“沙雕風”和“精分風格”。沙雕風常以視頻主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為主要創作內容,在這種反差中制造笑果,比如對經典劇集的中二浮夸模仿。

精分風格則是在于視頻主一人分飾多角,如就同一件事用多種語言或方言演繹或是一人通過換裝扮演所有角色演繹故事。在文化、角色的反差中引發笑果。

不同于經典情景喜劇的持久生命力,觀眾常對其采取“溫故知新”型的觀劇,段子劇則是以“新”取勝,以一個個創新的段子博得觀眾一笑。

“美”與“笑”的觀劇選擇

下飯劇的創作空間仍待探索

下飯劇作為年輕人生活圖鑒的標志之一,不僅有效地刺激食欲能夠更好地享受忙里偷閑中的片刻休息,還在于把劇作為陪伴物,避免一個人吃飯的尷尬。

由于下飯劇誕生的環境特殊,對下飯劇的選擇存在很大的限制,比如時長、觀看門檻、劇情連貫性等方面。因此有不少觀眾選擇經典劇集作為下飯劇,以回味童年的心態去觀看劇集,前文提到的經典情景喜劇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對90后來說還有在千禧年之初誕生的多部神話劇,如《歡天喜地七仙女》《春光燦爛豬八戒》等劇;臺偶劇也是一大選擇,如《海派甜心》《惡作劇之吻》等劇。

相對來說,下飯的觀看環境注定觀眾對新劇集不那么友好,耐心值極低,一看不進去就會快速換劇,所以在新劇中選擇下飯劇時,觀眾更加青睞接受門檻較低的甜寵劇以及段子劇。

也因為這樣,下飯劇的針對性創作至今還未成規模,但下飯劇的市場已存在且有大量的創作空間亟待制作者來探索。

視頻平臺可針對觀眾對下飯劇的需求開辟出下飯劇場專欄,主打經典劇集輔以輕松愉悅的新劇以解決觀眾的選擇困難癥。

制作者對于新劇的創作可依據目前觀眾對下飯劇“美”與“笑”的選擇特點對癥下藥,如創作以美食為主題的段子劇不失為一種好的選擇。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吃草吃l内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