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佰》出風波,別讓“精致利己主義”和“民粹、極左、極右”再次坑害了中國電影

標簽: 電影審查 來源:一起拍電影作者:呂世明2019-06-17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八佰》首映被撤,引發更多的疑慮

“這次真的很嚴重,上影節首映停了,到現在依舊被猜測許可證,我們也是都在等消息。”

所有業內外人士高度關注的上海電影節開幕影片《八佰》突遭變故,根據影片方和上影節組委會的透露,6月15日開幕式首映影片《八佰》已經不能放映。

本次放映原本是《八佰》“真正意義”首次公開面對公眾和媒體,在此之前的一些業內的試映,其實已經取得了非常好的口碑,被譽為今年年度華語最佳,甚至被多家機構和媒體預估票房30億+。

《八佰》首映被撤,引發更多的疑慮,甚至有人宣稱該片要面臨不能公映的危險。上次《芳華》同樣因“技術原因”被叫停,目前看起來《八佰》所要面臨的困局似乎更難突破,其所帶來和引發的連鎖效益也開始顯現出來。

本是今年暑期檔觀眾和院線影業重點關注的影片,也是目前很“熱門”和“應景”的主旋律,《八佰》為什么突然就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刺頭”,未來他還能正式上映嘛?

一次會議讓《八佰》停映?

技術&介質成中國影視最大疑問

“技術問題”似乎成為攔在中國電影前面的一座大山,看起來是那么難以翻越,山頂那團云霧是那么的難以琢磨和猜測。

對于《八佰》,無論是華誼兄弟、還是院線影業,都異常的重視,不久前沈陽舉辦的全國院線推介會上,華影天下劉歌推薦的《八佰》是三天會議之中所有影人關注度最高的一部影片。

《八佰》以抗日戰爭為背景,講述1937年淞滬會戰中“八百壯士”在日軍圍困下堅守四行倉庫陣地的故事。

但命運似乎總和華誼兄弟開著玩笑,《我不是潘金蓮》《芳華》都曾因“技術問題”臨時撤檔,這次則輪到《八佰》。

目前《八佰》被“技術”疑是前階段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在京舉辦的一次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與會對《八佰》提出了一系列的質疑和疑問,但根據多方面的求證以及相關報道來看,大部分與會人員是沒有看過影片,而僅根據一些訊息武斷發出了一些言論。

這并不是今年首次被“技術”的影片,之前《一秒鐘》《少年的你》《六欲天》都因技術問題在影展上叫停,但不同于這些影片單純沒有拿到放映許可證,《八佰》本次被“技術”的情況更加嚴峻,畢竟從會議上的言論態勢來看,他好像犯下了“滔天大罪”。

根據調查,本次會議舉辦方(暨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是一個全國性社會團體,前身是西北民族大學紅色中國研究協會(現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成立于2010年5月,掛靠校團委。

該組織大部分的業務范圍是“紅色文化”系列活動,包括演出、演講比賽、知識講座和知識競賽,更多是以“緬懷領袖,弘揚中國夢”為主要會議宗旨,不久前引發爭議的會議,是罕有對即將上映的影片做出明確態度的批判。

在本次會議上發表意見人士有一些非常著名的“紅左”,這其實并不是他們首次發表很“極端”的言論,只不過《八佰》不幸中彈,不過中國歷任領導人都對“八百壯士”的行為寄予了高度的肯定。

技術原因和介質問題已經讓今年多部內地影視作品被叫停,讓所有人發出疑問的是,大部分影視作品在劇本立項時都要接受至少是地方相關機構層面的基本審查,像《八佰》這樣的重點項目總局和相關部門一定有多個層面的審查,但拍攝制作完畢后,還會出現“技術問題”,的確讓大家匪夷所思。

《八佰》不應被埋沒!

“如果《八佰》不能上映,我可能對于今年暑期檔的國產片就不報希望了,六月進口片的沉淪再次佐證,中國的電影市場仍然需要優質的國產片。”

當《八佰》上影節首映禮被取消之后,一些影城經理對于該片能否順利上映不無擔憂,畢竟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影片因此被叫停,目前僵持態勢讓所有人擔憂。

曾制作《人間正道是滄桑》、《康熙微服私訪記》的制片人嚴從華通過個人社交媒體發表了對《八佰》停映的看法,其表示行業外的人不要干擾專業,期待影片可以早日和觀眾見面。

今年是偉大祖國七十周年的華誕,但在大的世界環境下,中國正與美國展開貿易戰。這正是需要民族凝聚力的重要時間節點,抗日戰爭恰好是中國實現統一戰線并做到民族融合共同奮起抗擊外敵。

我們正處于最為復雜的國際關系和異常微妙的地緣政治環境之中,一部彰顯國家凝聚力、全民奮起抗戰和民族正義的影片勢必會讓我們的民眾更團結,也會獲得更多觀眾的支持。

在上海四行倉庫紀念館中,銘記有總書記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9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節選),這也是國家層面對“國軍八百壯士”抗日壯舉的再次肯定。

1986年廣西電影制片廠頂住壓力,楊光遠導演拍攝了震動中華的《血戰臺兒莊》,這是內地首次拍攝制作表現國民黨部隊抗日的影片,也是因為這部影片中國內地實現了和臺灣的正式破冰,兩岸也從此展開了多個層面的交流。

大家總希望用電影可以改變一些什么,雖然這可能是較難企及的,但通過《八佰》至少可以讓很多人重新去認識這段歷史,這對于生于安逸時代的年輕觀眾尤其重要。

更主要的是,上影節開幕式上本來是邀請到日本電影代表團一同觀看該片,臨時撤銷特別容易落下口舌,這對于一直致力改善中國在世界各國眼中印象特別不利,我們提倡文化自信,就需要用更包容的眼光和魄力去對待文化產品。

莫讓“精致利己主義”和

“民粹、極左、極右”再次坑害中國電影

客觀上來看,近兩年的中國電影發展態勢很好,我們對進口片的引進速度在在逐步加快,觀眾也可以在國內看到世界范圍內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優秀電影作品,甚至可以說,中國的電影市場是目前全世界范圍內“最開放”的。

但遺憾的是,我們對自己影片的苛刻程度一直沒有減少,甚至會變得有點變本加厲,審查制度已經成為了阻礙中國電影發展的主要原因,在短時間無法實現分級的今天,所有影視人其實都希望有更公開的審查制度。

但中國電影目前的問題,特別像《八佰》此次首映擱置,并不完全是因“審查制度”拖累和阻礙,他更多是受到了其他力量的影響和干預,屬于“審查制度”之外的無形壓力。

《八佰》的導演管虎在2017年接受記者采訪時,曾經發布了讓觀眾影迷很意外的言論,其表示“電影局審查都是在幫助一部影片成立,順利通過,它是在幫助電影。我們以前那個觀念,就是說中國電影審查是在扼制電影,這個東西早早已經過去了。這幾年越來越好了。”

和其他第六代導演一樣,對審查制度深諳其道的管虎只能在審查尺度之內游走和冒險,斷不會拿如此大的投資來冒風險,因此要把《八佰》首映被叫停都歸結到審查制度上是有失公允的。

但目前特殊的現象,是影片雖然過審,可是遲遲拿不到公映許可證,這對于片方相當于沒有身份證,有了身份證也極有可能臨時被隨便一個人臨時因各種原因抽調取走。

即便有身份證已經死死握在手中,也會出現“老領導干部”、“相關部門”、“熱心群眾”、“專業機構”、“有關人士”、“組織協會”、“宗教組織”等等出來一個電話、一個會議、一個通知把電影停掉。

從某種角度來看,目前看似權利大無邊的“審查機制”或“審查機構”,他們往往要更多時候受制于人,受到各種單位和人的壓力,從而因為各種奇怪的原因停掉影片。

這其中包含了當下社會風氣較為嚴重的“精致利己主義”,大部分人在遇到有風險、有問題呢、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時候,往往會出于各種目的,動用本來不應該屬于他的權利,停掉可能對其不會形成影響的電影。

更有甚者,本身其是一個極端的“民粹主義”,抱有極左或極右的意識形態,對影片做延伸的過度解讀,這種解讀甚至會已經完全超越了電影本身,可謂是當代“網絡大字報”。

其實相比而言,目前中國內地電影市場上,進口片原音字幕版場次的占比居高不下,這種情況在歐美傳統電影強國是非常罕見,不待見自己本國配音版,過度依賴原音字幕版,這種文化上的不自信要比專家對《八佰》的解讀更糟糕。

一個國家的自信來源于對自己文化的篤信,對自己語言的熱愛,對自己民族、包括多民族、多宗教信仰、多黨派、多意識形態的寬容性和接納,國民黨在抗日戰爭中的貢獻已經是我們的共識,也是近代我國領導人在不同場合地點會議上反復強調的。

今年上半年,內地票房和觀影人次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下滑,五六月份大家所仰仗的進口片已經連續口碑撲街,大部分影片的票房均不及預期,能夠挽救頻臨崩潰的內地電影格局只能去仰仗國產影片,就好像《戰狼2》《紅海行動》《我不是藥神》和《流浪地球》,他們憑借過硬的質量和全新的類型探索取得了市場和口碑的雙贏,那么探索勇氣更大的《八佰》則會為中國電影乃至整個亞洲電影的提升帶來全新的面貌。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吃草吃l内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