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劇還有未來嗎?

標簽: 網絡劇電視劇題材 來源:影投人作者:四一2019-06-17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誰能解救低迷的青春劇?

6月10日,改編自八月長安同名小說的校園青春劇《暗戀·橘生淮南》(下文簡稱《暗戀》)上線。雖然原著小說具有較好的粉絲基礎,而且由八月長安親自擔任編劇,該劇在豆瓣上獲得了7.1分的評價,但是播出7天僅取得了1.2億的播放量,市場表現與該劇的質量、原IP的體量十分不匹配。《暗戀》的現象并非個例,叫好不叫座、優質IP表現不佳等現象已經成為青春劇的普遍困擾。

《暗戀》是八月長安“振華三部曲”改編網劇的收官之作,另外兩部作品分別是2016年的《最好的我們》和2017年的《你好,舊時光》。和前兩部作品超高的口碑評價和出色的市場表現相比,《暗戀》的兩端都存在差距。首先,在評分方面,《最好的我們》豆瓣評分8.9分,幾乎成為了青春劇的口碑天花板,暫時還沒有一部同類題材能夠突破這一評價;《你好,舊時光》緊隨其后,8.7的評分在青春劇中同樣出類拔萃,但是《暗戀》的評分開播時僅有7.5,目前已經下滑到7.1,雖然在網劇中屬中等偏上,但和兩部“前輩”相比,差距還是比較明顯的。

其次,在市場端,數據顯示,《最好的我們》位列2016年自制劇播放量排行榜的第三位,當年的播放量為27億。《你好,舊時光》的播放量雖少于前者,不過也已經達到了14億,并收獲了廣電總局的稱贊,成為重點扶持的年度優秀網劇。《暗戀》雖然尚在播出階段,但七天1.2億的播放量,作為“振華三部曲之一”,表現過于平庸。

網友將《暗戀》的失準歸結于青春劇套路化的模式讓人提不起興趣。在《暗戀》中,男主盛淮南是一名標準學霸,女主洛枳則是其暗戀者。男女主人設和互動關系與《最好的我們》中的耿耿、余淮,《你好,舊時光》中的林楊、余周周過于相似。盛淮南、余淮都是學霸,在暗戀關系中都屬于裝傻、口嫌體正直、掌握主動的一方,耿耿、洛枳都屬于心生情愫的暗戀者,是情感中屬于被動方,人物設定高度相似。

劇情方面,在第一集,洛枳就用日記獨白的形式總結了這段感情:“我平平靜靜地度過了大學第一年,一次都沒能偶遇過盛淮南。我叫洛枳,我喜歡的人叫盛淮南”。這一段與《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的開篇如出一轍。后續的情節也都是校園甜寵劇的標準套路,小打小鬧小波折,撒糖為主,鮮有情虐。相似的情節設置讓《暗戀》在眾多前輩面前黯然失色,取得如今的市場表現也并不意外。

近年來,青春劇同質化問題相當嚴重,在小糖人推出《你好,舊時光》《最好的我們》《獨家記憶》《匆匆那年》等作品,獲得成功之后,絕大多數校園青春劇都在使用相似的創作方式。市場證明,這樣的模式初期確實比較成功,但數量多了之后,觀眾審美疲勞的問題就顯現出來了。如《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豆瓣評分8.0分,其質量不輸7.4分的《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但是在當前環境下,只取得了20億的播放量,與后者40億相比,幾乎腰斬。

除了觀眾審美疲勞的問題,IP斷代也是青春題材陷入低潮的原因之一。市場內的青春文學能夠改編成影視作品的,絕大部分都處于已被開發或者正在開發的狀態。影視公司買下IP,拍攝一部影視劇,可能只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但是作者創作一部小說,培養出小說的受眾,形成有一定規模的市場則需要一到兩年甚至更長的時間。IP孵化的速度和產出的速度不匹配,導致市場內出現了供不應求的現象。觀眾對于青春題材的影視劇,更認可IP改編,青春劇的受眾中,原著的粉絲也是重要的組成部分。現今市場內的青春IP絕大多數都是幾年前涌現出來的,如《你好,舊時光》《人不彪悍枉少年》出版于2009年,《獨家記憶》出版于2011年,而比較新的IP諸如《強風吹拂》,粉絲基礎比較薄弱,改編影視作品后,市場表現比較一般。

除了IP大量減少,青春文學的作者、青春題材的編劇也已經成為稀缺人才。青春文學盛行的時候,郭敬明、韓寒、七堇年、饒雪漫、張小嫻等作家不僅將青春文學帶進了一個新的流行高度,他們本身也做到了幾乎人盡皆知。此后,青春文學市場內涌現出來的具有代表代表性的,知名度比較高的作家寥寥無幾。青春劇的編劇同樣如此,由于青春劇拍攝原創的性價比較低,影視公司往往傾向于改編IP,然后邀請原作者擔任編劇。青春劇編劇基本都由IP作者所取代,原創能力薄弱或者沒有機會進行原創創作成為青春劇編劇的窘境。

此前,市場內曾經推測青春+競技類的內容有可能成為題材突破口,然而幾部作品推出后,表現一直起伏不定,市場內尚未形成比較成熟的操作模式。比如《陪你到世界之巔》上線7天,累計播放量5.4億,相對教好,而《你好,對方辯友》收官許久,累計播放量卻僅有5億,《我的哥哥在游泳隊》甚至在貓眼上顯示的播放量不足百萬。青春+競技的模式或許確實是個比較好的轉型通道,但是市場內亟需形成穩定的操作模式,以降低風險,保證這套模式延續下去。

青春劇確實已經進入了瓶頸,就連曾經被寄予厚望的青春+競技的模式都沒有帶來突破,那么青春劇的未來又將何去何從呢?或許轉向于受眾心理會是一條不錯的出路。3月份的院線電影《老師·好》成為了票房小黑馬,同樣屬于青春題材,但是它卻沒有步入青春電影的后塵,原因在于這部作品找到了觀眾的情緒共鳴點,以懷舊的手法跳脫出青春劇的情感套路。

在劇集市場內,放棄愛情線轉攻師生線是不明智的,但是不能僅僅局限于愛情線,青春題材有能力承載更多的心理需求和內容。近期熱播劇《少年派》頻頻上熱搜,“閆妮是親媽本媽”、“想要張嘉譯這樣的父親”等話題說出了觀眾的心聲,雖然該劇并不屬于青春劇,但卻抓準了受眾的心理需求;去年網劇《人不彪悍枉少年》的懷舊元素為該劇加分不少;《請回答1988》之所以能經久不衰,正是喚醒了觀眾對于青春的回憶,產生了情緒共鳴。青春劇不該只與“愛情”劃等號,青春里也不應該只有愛情,運動競技類正在嘗試拓展青春劇的方向,除此之外,應該還有更多的內容形式可以加入到青春劇當中。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吃草吃l内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