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題材劇是不是該成熟點了?

標簽: 電視劇現實題材 來源:影視獨舌作者:文朔朔2019-06-18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老媽個個斗志高,老爹都愛和稀泥

恰逢高考后,一部反映高中生活的《少年派》引發了大眾的關注,諸如#少年派窺探了我的生活#、#少年派硬核親媽#等話題頻頻登上熱搜。

此次張嘉譯和閆妮的再度聯手,也被網友戲稱為兩人《一仆二主》后的婚后生活,加上《流浪地球》中韓朵朵的扮演者趙今麥的加盟,共同呈現高中生家庭教育的圖景。

但隨著劇集的持續更新也引來了一些質疑聲,包括劇中對于高中校園的描摹不接地氣,年輕演員演技浮夸等問題。

事實上,《少年派》算得上亮點與不足并存的用心之作,雖然存在表演稚嫩的實情,但對高中教育問題的下沉關切卻并不虛。如果真要討論,倒是“以子女為唯一驅動”這種國產教育題材電視劇通見的設置,值得拿出單獨一議。

以子女為唯一驅動

“過于真實”還是浮于表面

近期熱播劇《少年派》中,女兒林妙妙和母親王勝男互懟的情節,讓不少網友大呼過癮。催你吃飯,催你穿秋褲,嫌棄你話多,面對這些臺詞,觀眾很容易能找到共鳴,因為問題是普遍的,故而彈幕中被劇情“過于真實”的評論刷屏也就不足為奇了。

尤其是前三集,《少年派》充分發揮了電視劇以臺詞為主導的特點,人物對白妙語連珠、針尖對麥芒的見招拆招,節奏感好到“飛起”。

不僅微觀如此,從整體劇作結構來看,電視劇《少年派》以“林妙妙、錢三一、江天昊、鄧小琪”四個家庭為代表,展現中國的高中生家庭,劇情不乏對于“文理分班”“高考壓力”等問題的呈現。

再往前數,《虎媽貓爸》中隔輩人帶孩子觀念不一致而引發的沖突,為讓孩子上最好的小學而購買高價學區房的巨大壓力;《小別離》中既想讓孩子守在自己身邊又被周圍送孩子出國留學的熱潮不斷沖擊……家庭教育題材劇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呈現了客觀存在的現實問題,引發了一定的社會關注和話題討論。

但同時應該意識到的是,此類作品中也存在看似現實,實則有套路化風險的標配“設定”。

最典型的便是虎媽貓爸的人物配置,和子女為唯一驅動的家庭結構。家庭中母親多以強勢的姿態出現,她們對于孩子的教育問題說一不二且“殺伐果斷”,而父親的角色常常隱而不發。

誠然,因力量對比懸殊,這種人物配置容易制造“戲劇效果”,這也使得觀眾熱衷于那些臺詞橋段,但同時這樣做也掩蓋了一些背后的問題。

具體說來,“虎媽”,即母親這個角色是絕對意見主導,她們在日常生活中以子女為中心,《小別離》中的童文杰是孤兒,她自然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女兒身上。

再論及人物欲望,子女的成績似乎成了她們情感的唯一驅動力。

《少年派》中閆妮扮演的母親就不用說了,她具體工作不明,但從呈現出的日常生活可以看出,女兒高中一住校,閆妮扮演的王勝男生活就失去了重心。

女兒因住校而離開家庭,確實是讓王勝男無所適從。即便是女強人型的母親,像《小別離》中的童文潔和《虎媽貓爸》中的畢勝男,在外是獨當一面的女高管,但她們會突然意識到,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例如趙薇扮演的母親在第二集就向丈夫提出一切以孩子為中心。

這種以孩子為人物唯一驅動力的設置,顯然對于問題的探討還不夠深入,夫妻關系、贍養老人的壓力、工作的困難等問題,也在子女問題先行的情況下而淪為附庸。這就使得劇情只展現表面的問題,真實情景下父母會面臨的重重考驗,往往被擱置了。

就像我們會質疑,母親的生活難道就只有孩子嗎?母親的人物欲望是以孩子為唯一驅動力嗎?

目前大多教育題材電視劇,在這些問題的探入上顯然單薄、直接了一些。

換句話說,在這種國民議題上,劇集單單類型化地呈現問題、表現焦慮是遠遠不夠的,所謂貼近現實要切的是筋骨而非復寫皮相。

標配的“和稀泥”老爹

恰是正確育兒觀念的“缺席”

從近期熱播劇《少年派》中的林大為,到《小別離》中的方圓,再往前回溯《虎媽貓爸》中的羅素,這些父親在與母親共同教育孩子時,往往處于弱勢的一方。

張嘉譯是滅火器,需要時常為閆妮扮演的妻子滅火;黃磊扮演的父親在外是個眼科醫生,但回到家還是以海青扮演的妻子為靈魂統帥;更不用說佟大為,在面對家中妻子和老媽的雙重炮火時,經常選擇溜之大吉。在家庭教育的問題上,這些父親很少有發言權,妻子和孩子之間的矛盾沖突難以調和,他們往往扮演“和稀泥”的角色。

在這個過程中,父親的角色既要維護妻子,同時又要暗中保護孩子,這種經常兩方權衡的騎墻派也制造了不少喜劇“笑果”。如《少年派》中林大為和妻子王勝男的互懟臺詞被頻頻熱議。

在這種“笑果”的背后,觀眾能看到編劇的良苦用心,并體會到在“虎媽”統領下,“貓爸”們生活得不易。他們在妻與子的夾縫中求生存。

在妻子的行動收效甚微時,他們要鼓勵;在妻子行為過火時,他們要規勸;在孩子做錯時,他們淺嘗輒止的教育后是絞盡腦汁地幫助孩子瞞過妻子……他們在靠一種“別樣”的方式維持家庭關系的微妙平衡。

伴隨著調劑劇情的作用,在情節發展的過程中,父親也會表示出自己的不贊同觀點。像《虎媽貓爸》中畢勝男“傾家蕩產”也要買學區房讓女兒上第一小學,這時一向軟綿的“貓爸”羅素揭竿而起。

這是父親羅素第一次旗鼓相當地陳述自己的反對意見,表達孩子只要“快樂健康”成長就夠了的心愿。但事實上,他們并不能夠影響故事走向,因為在關鍵節點上,母親才起決定性作用,因為“畢勝男們”還有另一番邏輯。

“一步趕不上,步步趕不上”,在她們的經驗和認知里,必須給孩子最好的,至少是她們認為最好的。比如一定要上最好的小學、上重點高中的實驗班……所以父親那套“順其自然”“健康成長”的教育理念理所當然就被強力壓倒了。

平時的“和稀泥”造成了關鍵時刻的“失語”。從劇情來看,就完全淪為母親全身心靠子女驅動的被動情形。

孩子能不能上最好的小學,畢勝男焦慮,病急亂投醫,甚至險些為孩子上學而在工作上讓小人得逞。孩子能不能決勝中考,童文杰焦慮,每天晚上要超負荷給女兒補課……

雖然大多數作品最后總會筆鋒一轉,讓這些執著的母親遭遇挫折、突然醒悟,但“教化”意味濃郁的收尾總是比不上前面虎貓對峙的熱鬧。本來設定由父親承擔的快樂成長理念,總讓人有“勝之不武”感。

源于現實,找到“主義”

教育題材電視劇才能走更遠

家庭教育題材電視劇中,“虎媽”想要孩子“成材”的人物欲望無可厚非,但把全部精力投射于孩子身上的做法,還有待商榷。畢竟創作來源于生活,現實生活中的真實情況已經給予我們警示。

張同道的紀錄片《零零后》記錄了十年來《小人國》中孩子的成長經歷。其中一個孩子的例子可能最有說服力,一心全在孩子身上的錫坤媽媽,終于經過十年時間,把兒子教育成了有社交障礙的“媽寶男”,即使錫坤的學習成績很好,但孩子也算不上“成材”。

由此可見,把孩子牢牢抓在手里的母親,以孩子為自己活著的唯一動力,這樣的“虎媽”并不英明。退回到劇作法看也是一樣,故事的主角是人,從人物欲望出發,內在自我成長才是一個好故事的核心驅動力,父母還應多審視自身,而不能僅僅依靠孩子。

同樣是在張同道的紀錄片《小人國》中,還有幼兒園和錫坤同班的另一個女孩兒一一的故事。小時候就喜歡獨來獨往的她,面對老師多交朋友的建議,她以“自己有權這樣做”的說辭斷然拒絕。反觀一一的家長,他們并不焦慮,而是了解過后選擇理解,而且十年之后,長大了的一一也交到了自己的朋友,變成既能安靜思考又能享受熱鬧的獨立女孩兒,其間對于一一父親一直尊重孩子選擇的交代很有意味。

尊重孩子,并給予空間,父親確實對于孩子健全人格的塑造起了很大作用。

目前,現有家庭教育題材電視劇中,追求“虎媽+貓爸”的配置,其實質是追求劇情的極致戲劇性。我們不否認現實生活中存在這樣的現象,但創作不應淺嘗輒止,在國民現象呈現中滿足于現實復寫是“偷懶”的表現。

現實題材源于現實沒錯,但更要有拔高一層的“主義”。

唯分數馬首是瞻的“虎媽”人物應該轉變了,以子女為單一驅動力的人物欲望也應變得多元,讓標配的“和稀泥”老爹發出更多聲音,成為引導劇情走向的重要力量。

教育題材劇的主角確實是父母,但也是活生生的中年人。我們不妨把生活中多維的焦灼還給他們。


編輯:mary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吃草吃l内是什么生肖